賽末點 第一章 37歲的退休者肖像

96
茵陳Melilim
2.8 2018.09.10 09:17* 字數 2717

周文豫在35歲那年做了一個并不算艱難的決定:等到手中的期權能兌現的時候就不干了,帶老婆和女兒去美國定居。這個念頭仿佛是一夜之間忽然破土而出的嫩芽,并以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速度長成一株參天大樹。

這對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件癡人說夢的事情。那一年是他成為互聯網巨頭大都薈集團COO(首席運營官)的第三年,公司要去紐交所敲鐘上市的傳言隔三差五就會出現在各大財經和商業媒體的頭條上,好事的自媒體甚至給上市之后公司每一位高管的身價都算過了賬。他沒仔細看自己名字后面那個數字,因為他心里有個精確得多的數字——總之,夠他一家在西海岸悠閑地度過下半輩子。

但是直到他一步步安排好出國的手續,最終向公司董事會提交辭呈時為止的兩年多時間里,完全沒有人聽到任何一點風聲。周文豫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總有一千種辦法瞞住,按照他老婆的話說,他上輩子八成是干特務的,枕頭邊上都嚴防死守滴水不漏。“要不是辦手續要問我拿護照,我恐怕是上了飛機還被蒙在鼓里。”

但相對于特務這一行,他的長相令人印象過于深刻了,倒退15年的話大約可以在校草榜上占個TOP10后半段的位置,身高沒超過180是唯一的硬傷。兩條眉尾又細又銳的眉毛每每在他一針見血指出問題時會挑成一高一低的樣子,無論他本人多么和顏悅色,這個神情都堪稱下屬的噩夢。周總極少發火,比起很多不近人情的老板而言甚至算得上好說話,但最好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別讓他抓到錯處,想糊弄他可比登天還難。

這樣一個人通常也是下定決心就拉不回頭的,董事會明白得很,象征性地談了一番話之后就簽字放行了。但待他回辦公室收拾東西時,卻被十四年交情的老戰友江帆堵在了辦公室門口。

江帆從上上家公司起就跟著他干,從拓展線下用戶——也就是走街串巷忽悠商戶登錄互聯網平臺的地推人員做起,風里來雨里去很多年,名義上是他的下屬,實際上一起睡過地下室鐵架子床的上下鋪,一起被客戶放狗追咬過。一起扛過槍是肯定的,有沒有一起嫖過娼雖然是個謎,但在旁人看來,他倆除了老婆之外,恐怕沒什么不能共享的。

江帆就這么攔著門痛罵他不講義氣,這么大的事,居然一個字都沒跟自己提過。互聯網公司的工位仿佛大通鋪,高管也沒太多隱私空間,半個公司的人都聽到了,人人大氣不敢出。運營部的江總監長是長著一張人畜無害的娃娃臉,看著像是個不打折扣的陽光暖男,脾氣卻是一點就炸,上起火來連董事長都敢正面嗆,平生只服過兩個人的軟,除了面前這位周總之外,只有已經離職去創業的前CEO葉莊能夠降得住他,而當下這種情況,就是徹底無解的了。

“你才37,又不是73,急著退什么休!”

“我的母校又沒有‘為祖國健康工作50年’的校訓。”不知是不是因為卸下重擔后倍感輕松,周文豫極少見地說了句俏皮話,“這才工作了15年,健康就都耗沒了,我想休息一陣子,多陪陪家人。”

“你少來。”江帆不買賬,“想休息還不能請個年假嗎?誰不給批還是怎么的?說實話吧,你什么時候決定要走的?”

“現在不都流行說走就走的旅行嗎。”周文豫避重就輕,答得毫無誠意,“人總得做幾回理智之外的決定,追求點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別人也就罷了,你說這種話特別沒有說服力。我認識你這么多年,就沒見你感情用事過。你給我句實話,是不是董事會給你什么小鞋穿了?”

他說這種話都沒刻意壓低音量,瞬間引來周圍好多道好奇的目光,周文豫皺著眉頭推著他往外走,心里嘆氣:這么大人了,怎么還這么不長心。

最后他們去酒桌上解決了這場紛爭。酒能解決男人之間絕大多數的問題,即使不能治本也能極大程度地治個標。江帆喝了不少,但沒有再說一句勸阻的話,作為十幾年來一起打過工一起創過業的老朋友,沒人比他更清楚周文豫的頑固——不管他表現出來的態度如何溫和委婉,他定了的事情就是定了,沒有回轉的余地。

“所以你之后就真不回來了?”

“探親訪友總還是會回來的。”

“我打賭你隔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江帆十分肯定地斷言,“你的仗還遠遠沒打完呢。”

“打不動了。”周文豫笑,“接下來得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了。”

“你就比我大四歲,別倚老賣老了。”江帆擺了擺手,“而且其他就罷了,但老葉一定會笑話你的,他那張狗嘴能吐出啥想也想得到,你能忍得了這口氣?”

他在提及葉莊的時候,分明看到周文豫的表情僵了一僵,但也有可能是酒精帶來的錯覺,他想。“葉總哪來這個空閑。”周文豫把目光垂向只剩了個底的酒瓶,“他的眼睛從來只往前看一條直線,你不跑到他前面去,他連看都看不見你。”

“他哪有那么神乎……好吧,你們都跑了。”江帆從他眼前把那酒瓶搶了過來,對瓶吹掉了最后一點底,“我一個人打工也挺沒勁的,說不定哪天也跑出來創個業——周老板,到時候投點錢支持一下?”

“你要是開個奶茶店的話,我負責讓你上所有外賣平臺的推薦位。”周文豫回答得一本正經,但挑眉毛的表情出賣了他,這事情是江帆的看家本事,手里的一線資源也遠比他更多。果然江帆沒等他說完已經哈哈大笑起來:“那我送你終身會員,買奶茶送黃金爆漿珍珠,免費多加一勺。”

他停頓了一下,擺了個極其拙劣的營銷微笑:“再給你郵過太平洋去,免配送費,夠意思不?”

直到一年之后在西海岸的午后接到江帆的越洋電話為止,周文豫都以為他說要創業不過是開個玩笑。江帆這個年紀和資歷,即使在大都薈集團里面升不上去,隨便跳一家都是CXO待遇,而且創業這個坑他們曾經一起趟過,險些栽在坑底爬不起來,因此見過彼此最消沉的樣子,他從沒想過再往下跳一次。

“有個大項目,巨大的線下流量入口,千億級潛在市場,下一個大都薈集團將在此誕生。”江帆用他招牌的飆車式語速連講半個多小時,活像個傳銷組織的重度沉迷患者,“公司我已經注冊好了,不差錢也不差人,就差個掌舵的。”

“創業如同下賭場,小賭怡過情就行了。”那時周文豫坐在自家的露臺上曬太陽,太平洋時間下午一點,妻子在庭園里修剪花枝。算上時差,國內應當是凌晨四點,他充分相信江帆又是一夜未眠。“大賭傷身,熬夜更傷身。”他不咸不淡地規勸道。

“熬夜傷身不假,但坐失良機傷心啊。”江帆鍥而不舍,“昨天幾個看項目的投資人還在說,現在行業剛起步,除了一家獨大之外沒什么成氣候的團隊,機會還很大——比開奶茶店大多了。而且你知道獨大的這家是誰嗎?”

江帆換了個神秘兮兮的語氣,周文豫覺得額角跳了跳。能被江帆拿來當殺手锏的名字不多,他知道里面對自己有殺傷力的更少。但是事與愿違,江帆那個沉不住氣的勁兒隔個太平洋都擋不住:“你要是不肯回來,錢和市場就都拱手送給老葉了。……哪個老葉?還能是哪個老葉?上一次讓你大賭傷過身的那個唄!怎么樣?這一票值不值得干?”

“……你發個詳細的BP(商業計劃書)到我郵箱,我還用原來的地址。”

簡直鬼使神差。但假如這世間真有能差使得動自己的鬼神——他當時掛了電話之后想,除了電話那頭那個不長心的家伙之外,葉莊可能得算是天字第一號。

(未完待續)

賽末點
賽末點
12.8萬字 · 10.0萬閱讀 · 792人關注
在互聯網行業幾經沉浮最后功成名就的周文豫在退出戰場前往美國定居之后,受到好友江帆力邀回國擔任新的創業公司“小盒鮮”的CEO,與業界傳奇青年才俊葉莊所創“生活象限”公司狹路相逢、棋逢對手,在資本的爭奪戰中,他們傾盡所有、筋疲力盡,好友、對手與投資人,在利益面前,關系變得越來越錯綜復雜,誰又將是這場游戲里的最后贏家?
Web note ad 1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